跪求對關雎的藝術特點進行分析,分析“關雎”的藝術特點?

時間 2022-11-24 20:27:07

1樓:匿名使用者

首先,它所寫的愛情,一開始就有明確的婚姻目的,最終又歸結於婚姻的美滿,不是青年男女之問短暫的邂逅、一時的激情。這種明確指向婚姻、表示負責任的愛情,更為社會所贊同。其次,它所寫的男女雙方,乃是“君子”和“淑女”,表明這是一種與美德相聯絡的結合。

“君子”是兼有地位和德行雙重意義的,而“窈窕淑女”,也是兼說體貌之美和德行之善。這裡“君子”與“淑女”的結合,代表了一種婚姻理想。再次,是詩歌所寫戀愛行為的節制性。

細讀可以注意到,這詩雖是寫男方對女方的追求,但絲毫沒有涉及雙方的直接接觸。“淑女”固然沒有什麼動作表現出來,“君子”的相思,也只是獨自在那裡“輾轉反側”,什麼攀牆折柳之類的事情,好像完全不曾想到,愛得很守規矩。這樣一種戀愛,既有真實的頗為深厚的感情(這對情詩而言是很重要的),又表露得平和而有分寸,對於讀者所產生的感動,也不致過於激烈。

2樓:匿名使用者

這詩的主要表現手法是興寄,《毛傳》雲:“興也。”什麼是“興”?

孔穎達的解釋最得要領,他在《毛詩正義》中說:“‘興’者,起也。取譬引類,起發己心,《詩》文諸舉草木鳥獸以見意者,皆‘興’辭也。

”所謂“興”,即先從別的景物引起所詠之物,以為寄託。這是一種委婉含蓄的表現手法。如此詩以雎鳩之“摯而有別”,興淑女應配君子;以荇菜流動無方,興淑女之難求;又以荇菜既得而“採之”、“之”,興淑女既得而“友之”、“樂之”等。

這種手法的優點在於寄託深遠,能產生文已盡而意有餘的效果。 這首詩還採用了一些雙聲疊韻的連綿字,以增強詩歌音調的和諧美和描寫人物的生動性。如“窈窕”是疊韻;“參差”是雙聲;“輾轉”既是雙聲又是疊韻。

用這類詞修飾動作,如“輾轉反側”;摹擬形象,如“窈窕淑女”;描寫景物,如“參差荇菜”,無不活潑逼真,聲情並茂。劉師培《**雜記》雲:“上古之時,……謠諺之音,多循天籟之自然,其所以能諧音律者,一由句各叶韻,二由語句之間多用疊韻雙聲之字。

”此詩雖非句各叶韻,但對雙聲疊韻連綿字的運用,卻保持了古代詩歌淳樸自然的風格。 用韻方面,這詩採取偶句入韻的方式。這種偶韻式支配著兩千多年來我國古典詩歌諧韻的形式。

而且全篇三次換韻,又有虛字腳“之”字不入韻,而以虛字的前一字為韻。這種在用韻方面的參差變化,極大地增強了詩歌的節奏感和**美。 我覺得對《關雎》,應當從詩義和**兩方面去理解。

就詩義而言,它是“民俗歌謠”,所寫的男女愛情是作為民俗反映出來的。相傳古人在仲春之月有會合男女的習俗。《周禮·地官·媒氏》雲:

“媒氏(即媒官)掌萬民之判(配合)。……中春(二月)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不禁止奔);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關雎》所詠未必就是這段史事的記實,但這段史實卻有助於我們瞭解古代男女相會、互相愛慕並希望成婚的心理狀態和風俗習尚。

文學**詩歌文學作品描寫的物件是社會生活,對社會風俗習尚的描寫能更真實地再現社會生活,使社會生活融匯於社會風習的畫面中,從而就更有真實感。《關雎》就是把古代男女戀情作為社會風俗習尚描寫出來的。 就樂調而言,全詩重章疊句都是為了合樂而形成的。

鄭樵《通志·樂略·正聲序論》雲:“凡律其辭,則謂之詩,聲其詩,則謂之歌,作詩未有不歌者也。”鄭樵特別強調聲律的重要性。

凡古代活的有生氣的詩歌,往往都可以歌唱,並且重視聲調的和諧。《關雎》重章疊句的運用,說明它是可歌的,是活在人們口中的詩歌。

分析“關雎”的藝術特點?

3樓:匿名使用者

《關雎》以《詩經》首篇的顯要位置,歷來受人關注。但在《詩經》的研究史上,人們對《關雎》詩義的理解卻多有分歧。《毛詩序》認為,這首詩是讚美“后妃之德”的,以為女子只有忠貞賢淑、含蓄剋制,才能夠配得上王侯。

因此,把這首詩放在《詩經》之首,以明教化。魯詩、韓詩都認為《關雎》是刺詩,諷刺國君內傾於色。也有學者認為《關雎》是婚戀詩。

我們認為,對《關雎》應當從詩義和**兩方面去理解。就詩義而言,它是“民俗歌謠”,所寫的男女愛情是作為民俗反映出來的。相傳古人在仲春之月有會合男女的習俗。

《周禮·地官·媒氏》雲:“媒氏(即媒官)掌萬民之判(配合)。……中春(二月)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不禁止私奔);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

”《關雎》所詠未必就是這段史事的記實,但這段史實卻有助於我們瞭解古代男女相會、互相愛慕並希望成婚的心理狀態和風俗習尚。文學作品描寫的物件是社會生活,對社會風俗習尚的描寫能更真實地再現社會生活,使社會生活融匯於社會風習的畫面中,從而就更有真實感。《關雎》就是把古代男女戀情作為社會風俗習尚描寫出來的。

就樂調而言,全詩重章疊句都是為了合樂而形成的。鄭樵《通志·樂略·正聲序論》雲:“凡律其辭,則謂之詩,聲其詩,則謂之歌,作詩未有不歌者也。

”鄭樵特別強調聲律的重要性。凡古代活的有生氣的詩歌,往往都可以歌唱,並且重視聲調的和諧。《關雎》重章疊句的運用,說明它是可歌的,是活在人們口中的詩歌。

有人認為雎鳩本是凶猛之鳥,《關雎》乃是以雎鳩之求魚以象徵男子求愛的。而漢儒卻視其為貞鳥,並解釋“關關雎鳩為雌雄和鳴,以喻夫妻和諧。這種解釋影響了中國歷史兩千多年。

4樓:匿名使用者

首先,它所寫的愛情,一開始就有明確的婚姻目的,最終又歸結於婚姻的美滿,不是青年男女之問短暫的邂逅、一時的激情。這種明確指向婚姻、表示負責任的愛情,更為社會所贊同。其次,它所寫的男女雙方,乃是“君子”和“淑女”,表明這是一種與美德相聯絡的結合。

“君子”是兼有地位和德行雙重意義的,而“窈窕淑女”,也是兼說體貌之美和德行之善。這裡“君子”與“淑女”的結合,代表了一種婚姻理想。再次,是詩歌所寫戀愛行為的節制性。

細讀可以注意到,這詩雖是寫男方對女方的追求,但絲毫沒有涉及雙方的直接接觸。“淑女”固然沒有什麼動作表現出來,“君子”的相思,也只是獨自在那裡“輾轉反側”,什麼攀牆折柳之類的事情,好像完全不曾想到,愛得很守規矩。這樣一種戀愛,既有真實的頗為深厚的感情(這對情詩而言是很重要的),又表露得平和而有分寸,對於讀者所產生的感動,也不致過於激烈。

5樓:匿名使用者

民間的歌,唱出的是百姓的心聲,唱出的是對生活的真實體驗。它的動人之處就是道出了凡胎肉身的我們都能體驗到的人生經歷和道理,他的光輝是文人的嬌柔造作和腐朽志氣顯得蒼白貧血和令人作嘔!

以《關雎》,《蒹葭》為例分析詩經的藝術特點都有哪些

6樓:敖小明小剛

1體裁十分廣泛,真是深刻地反應了社會生活的各個層面,奠定了我國詩歌現實主義的傳統

2語言純樸、自然,詩經的作者用最自然的語言反映他們質樸的生活和願望

3大量地運用了賦比興的手法,構成了濃郁的鄉土氣息

4重章迭句,反覆詠歎,表現了詩歌的**美

“興”,即“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詞”.例如《關雎》以雎鳥的成雙和鳴、相依相戀,興起淑女應配君子的聯想.“關關雎鳩,在河之洲”,它原是詩人借眼前景物發端的話,但水鳥和鳴,也可以喻男女求偶,或男女間和諧恩愛.

和下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意義上發生關聯.本詩的起興之妙正在於詩人情趣與自然景物渾然一體的契合,也即一直為人們所樂道的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

《蒹葭》以荇菜的左右無方,隨水而流,興起淑女之難求.末章以荇菜既得而“採之”“芼之”,興起淑女既得而“友之”、“樂之”.正是運用了興的手法,詩歌將人物內心的感情較好地揭示出來

重章迭句:,即重複的幾章節,意義和字面只有少數的改變,這種手法有利於反覆吟唱,以充分地表達出詩人細膩的思想感情.如《蒹葭》全篇三章十二句,“窈窕淑女”“參差荇菜”等重複出現,不但寫出了蘆葦茂盛的狀態,愛情道路的曲折綿長,伊人雖近在咫尺,但又遙不可及的痛苦心情,而且通過不斷重複的旋律,表現出詩人對愛情的執著追求,似乎有一種合唱、輪唱的味道.

蒹葭變化:蒼蒼— 悽悽— 采采 環境十分清冷,心境十分寂寞

白露變化:為霜— 未浠— 未已 時間推移,心情焦急和惆悵

地點變化:長— 躋— 右 —央 —坻 困難重重,想見心情急切

《關雎》評析

7樓:9點說史

《關雎》這首詩的表現手法屬於《詩經》詠物言志三法案——“賦、比、興”之一的“興”,即從一個看似與主題無關的事物入手,引出心聲,抒洩胸臆。

本詩語彙豐富,如使用“流”、“求”、“採”、“友”等動詞,“窈窕”、“參差”等形容詞,表明了詩人的文學技巧。全詩朗朗上口,韻律和諧悅耳。

其中有雙聲,有疊韻,有“之”字腳的富韻,加上對後世七律、七絕影響最大的首句韻式,使得本篇堪稱中國古代韻律詩的開山之作。

擴充套件資料

創作背景

周代由文、武奠基,成、康繁盛,昭、穆以後,國勢漸衰。後來,厲王被逐,幽王被殺,平王東遷,進入春秋時期。春秋時期王室衰微,諸侯兼併,夷狄交侵,社會處於動盪不安之中。

反映周初至春秋中葉社會生活面貌的《詩經》,就整體而言,正是這五百年間中國社會生活面貌的形象反映,其中有先祖創業的頌歌,祭祀神鬼的樂章;也有貴族之間的宴飲交往,勞逸不均的怨憤;更有反映勞動、打獵、以及大量戀愛、婚姻、社會習俗方面的動人篇章。

周南指周以南之地,是周公旦的封地,即今河南西南部及湖北西北部一帶。《周南》大多數詩是西周末年、東周初年的作品。其中第一篇《關雎》是有關愛情的詩篇。

8樓:耨耨の尐悅兒

短評析:

《關雎》

出自《詩經•國風•周南》,是《詩經》的首篇,它是反映一個青年對一位容貌美麗姑娘的愛慕和追求,寫他求而不得的痛苦和想象求而得之的喜悅。它是我國愛情詩之祖。不僅反映的是令人喜聞樂見的愛情題材,還具有獨到的藝術特色。

《蒹葭》

全詩三章,每章只換幾個字,這不僅發揮了重章疊句、反覆吟詠、一唱三嘆的藝術效果,而且產生了將詩意不斷推進的作用。從“白露為霜”到“白露未晞”再到“白露未已”,這是時間的推移,象徵著抒情主人公凝望追尋時間之長;從“在水一方”,到“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涘”,從“宛在水**”,到“宛在水中坻”,再到“宛在水中沚”,這是地點的轉換,象徵著伊人的飄渺難尋;從“道阻且長”,到“道阻且躋”,再到‘道阻且右”,則是反覆渲染追尋過程的艱難,以凸現抒情主人公堅執不已的精神。重章疊句,層層推進,這是《詩經》中的民歌常用的表現方法。

詩中還巧妙的運用瞭如“蒼蒼”,“、悽悽”,使全文聲情兼備。

全面賞析:

《關雎》:http://baike.baidu.com/view/63780.htm

《蒹葭》:http://baike.baidu.com/view/186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