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紂王是什麼樣的人,歷史上紂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時間 2022-09-21 07:00:13

1樓:百度網友

統一東夷和中原。

商紂在位期間,積極開疆拓土,這有著十分深遠的影響。征伐東夷,為其帶來的不僅僅是戰爭,還對文化的傳播有著極大的正向作用。我們看一下郭沫若的評價:

“殷紂王這個人對於我們民族發展上的功勞倒是不可淹沒的。殷代末年有一個很巨集大的歷史事件,便是經營東南,這幾乎完全為周以來的史家所抹煞了。”在牧野大戰後,“殷人被周人壓迫,道路是向著帝乙、帝辛兩代經略出來的東南走。

”“更透闢地說一句,中國南部之所以早被文化,我們是應該紀念殷紂王的。”因此,“在殷人心目中一定不會把殷紂王看得來和周人所看的那樣。他們就要稱他為‘武王’,要紀念他,其實都是說的過去的了。

“促動了貴族集團利益。

商紂時期,他一改貴族制度下的用人標準,開始啟用普通人,這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下,肯定是為大多數貴族集團的不解,所以在統治階級的內部開始出現裂縫甚至對立。一旦一個國家的內部出現問題,那麼必然會走向衰落和滅亡。

商王朝大勢已去,不可能逆勢而為。

商朝自商湯始立,之後國都幾經遷徙,最終盤庚遷殷才穩定下來。所以叫“殷商”。前後共歷經600多年,至商紂而亡。

商朝是奴隸社會,但到周朝已經開始進入封建社會,可以說,商朝的覆亡也是歷史向前發展的大趨勢。歷史車輪滾滾向前,誰也無法阻擋。

顧炎武說:商亡是必然的,帝辛只是適逢其會,換了任何人,都無法拘救商王朝的命運。在這一點上,帝辛與崇禎帝有驚人的相似之外:

比起前幾任帝王,都勤政、英明的多,但都“適逢其會”,做了亡國之君。無怪乎崇禎帝臨死前仰天浩嘆“君非亡國之君,臣是亡國之臣。”大廈將傾,獨木難支,家國淪喪,眾叛親離,此恨曷極!

故帝辛**,崇禎自縊,英雄末路,無限悲涼。

歷史往往由勝者書寫。

其實在商朝的史料中,商紂王的記錄還是比較中肯的。但是經過周朝的加工以後,商紂就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在先秦時期,諸子百家中有不少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就往商紂身上潑髒水,甚至還捏造事件,將商紂的形象變成今天影視中的樣子。

商紂的昏庸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的滅國,這是那些“正義”的史官以及詆譭他的人的主要依據。可見一個人的功過是非並不一定是大家熟悉的那樣。對待歷史,我們應該客觀,也許我們覺得不可思議的事在當時是正確的。

2樓:匿名使用者

沒有太準確的記載。大致梳理下脈絡。

先說“帝辛”工作成績(從說他有罪的檔案中挑出來)

1. 重視農桑,強盛國力。

帝辛革除先王舊弊,不再**俘虜和奴隸,而是讓他們參加生產勞動和作戰。

2.選賢舉能、唯才是舉。

他大膽選用有才能的中下層國人,開平民當官的先河,同時,他也不拘一格,毫不避嫌地重用王室成員,如微子、比干等。

當然,貴族們的既得利益受到削弱,引發了一場不小的暴動。

3.蔑視陳規陋俗,不信奉鬼神。

4. 開疆拓土,統一東南。

他發兵攻打東夷諸部落,把中國疆域勢力擴充套件到江淮一帶,國土則擴大到今山東、安徽、江蘇、浙江、福建沿海

可是帝辛是怎麼變成“紂王”的呢?

牧野之戰中,商朝大軍被周武王姬發打敗,帝辛跑上鹿臺**而死,商朝綿延600年,傳君17代31王,終歸被滅於摘星樓的大火塵埃之中。

為了解釋伐紂的合理性,周武王給帝辛列了6條罪狀:

酗酒、不用貴戚舊臣、重用小人、聽信婦言、信有命在天、不留心祭祀。

~~作為君主,這些算什麼罪過?帝辛的功績,我們可就是從這裡挑出來的!

可見,周朝對周武王對帝辛的指控雖然有失公允,但髒水潑得並不厲害,遠沒有達到“史上第一昏君”的條件,你看後世那些剖孕婦肚子、大殿上架起湯鍋煮大臣的皇帝,哪一個不比帝辛更混蛋?

憑什麼就他得了個“紂”的稱號?

在春秋時期,關於帝辛的罪狀增加了一條――“比干諫而死”,一句話,沒講到底咋死的。

戰國時,比干就死得生動起來了:屈原說他投了水,呂不韋的門客則說他被剖了心。還增加了“酒池肉林”的設定。順便創造了“炮烙”這個新名詞。

到了漢朝,劉向更進一步,說帝辛是要滿足妲己的好奇心,想看“聖人”的心是不是七竅。於是在逼死忠臣的基礎上,又加一條紅顏禍水;劉向同時還給鹿臺定了規模~~“大三裡,高千尺”。史記則把“酒池肉林”豐富了,說“男女裸奔其間”。

到了東漢,史官一看講得很詳細了呀,沒啥發揮的地方,就只好讓酒池大到可以行舟,牛飲者達到三千人……

晉朝時,一位史官乾脆說,帝辛在妲己的慫恿下,剖了比干的心,還解剖懷孕婦女看胎兒形態。這就有些瘋狂了。

到了南北朝時期,裴駰集解引《列女傳》,講得非常詳細:“膏銅柱,下加之炭,令有罪者行焉,輒墮炭中。妲己笑,名曰炮烙之刑。”

清朝的俞樾在評議《韓非子》時,還像模像樣地註解:“蓋為銅格,布火其下,欲食者於肉圃取肉,置格上炮而食之也。”

綜上,一定不要當亡國之君啊。

3樓:新左右

帝辛(?-前1046年?),子姓,名受(一作受德),商朝末代君主,帝乙少子,世稱“紂”、“商紂王”。夏商周斷代工程將其在位時間定為三十年(前1075年-前1046年)。

帝辛在位期間,在內營建朝歌、加重賦斂、嚴格周祭制度、改變用人政策、推行嚴刑峻法,對外屢次發兵攻打東夷諸部落。其種種舉措既在統治集團內部引發矛盾,也動搖了商王朝的統治基礎。牧野之戰,商軍被周武王所率諸侯聯軍擊敗,帝辛身死,商朝滅亡。

帝辛天資聰穎,有口才,行動迅速,接受能力很強,而且氣力過人,能徒手與猛獸格鬥。他的智慧足可以拒絕臣下的諫勸,他的話語足可以掩飾自己的過錯。他憑著才能在大臣面前誇耀,憑著聲威到處抬高自己,認為天下所有的人都比不上他。

他嗜好喝酒,放蕩作樂,寵愛女人。他特別寵愛妲己,一切都聽從妲己的。他讓樂師涓為他製作了新的俗樂,北里舞曲,柔弱的歌。

他加重賦稅,把鹿臺錢庫的錢堆得滿滿的,把鉅橋糧倉的糧食裝得滿滿的。他多方蒐集狗馬和新奇的玩物,填滿了宮室,又擴建沙丘的園林樓臺,捕捉大量的野獸飛鳥,放置在裡面。他對鬼神傲慢不敬。

他招來大批戲樂,聚集在沙丘,用酒當做池水,把肉懸掛起來當做樹林,讓男女赤身**,在其間追逐戲鬧,飲酒尋歡,通宵達旦。

帝辛任用費仲管理國家政事。費仲善於阿諛,貪圖財利,殷國人都不來親近。帝辛又任用惡來,惡來善於毀謗,喜進讒言,諸侯因此與商越發疏遠了。

帝辛說:“我生下來做國君,不就是奉受天命嗎?”(也有觀點認為,應理解作:

“我命不在天,何必擔心!”)祖伊反駁說:“唉!

您的過失很多,又懶惰懈怠,高高在上,難道還能向上天祈求福命嗎?殷商行將滅亡,要指示您的政事,不可不為您的國家努力啊!”祖伊回去後說:

“紂已經無法規勸了!”

在傳統史學敘述中,帝辛沉湎酒色、窮兵黷武、重刑厚斂、拒諫飾非,是與夏桀並稱“桀紂”的典型暴君,終致眾叛親離、身死國滅,相關典故有酒池肉林、炮烙之刑、牝雞司晨等。後世就此存在爭議。

約帝辛二十九年(約前1047年),周軍出師伐商。

約帝辛三十年(約前1046年),周軍行孟津之誓。帝辛派出軍隊在牧野進行抵抗。周曆二月二十二日甲子那一天(一說前1046年1月20日),帝辛的軍隊被打敗,其原因可能與帝辛一方前敵部隊倒戈有關。

帝辛逃到鹿臺,穿上他的寶玉衣,跑到火裡**而死。周武王趕到,砍下他的頭,掛在白旗竿上示眾。後世有學者認為,**與斬首存在矛盾,帝辛應是被斬首而死。